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第 八 章

     何 可 待 绑 架 骑 师 — — 马 蹬 上 被  上 强 力 胶 — — 焦 小 玉 提 出 从
     遗 书 、 司 机 、 枪 声 三 方 面 侦 察 的 方 案 — — 孙 铁 良 通 告 陈 虎 找
     到 了 破 坏 刹 车 的 史 海 — — 陈 虎 到 翻 车 地 点 凭 吊 陶 素 玲 — — 史
     海 在 被 拘 留 前 突 然 死 亡 — — 在 何 启 章 死 亡 地 点 陈 虎 遇 到 了 何
     可 待 — — 焦 小 玉 喜 认 旧 相 识 — — 何 可 待 对 陈 虎 说 他 父 亲 是 他
     杀 — — 焦 小 玉 检 索 何 启 章 的 电 脑 , 没 有 发 现 遗 书 — — 何 可 待
     警 告 焦 不 玉

     1

     两 辆 标 致 轿 车 驶 进 南 郊 骑 王 俱 乐 部 的 大 门 。
     车 停 下 , 开 门 下 来 四 个 矫 键 的 小 伙 子 , 他 们 朝 马 道 走 去 。
     骑 师 正 在 给 几 名 游 客 演 示 上 马 动 作 。 其 中 一 个 小 伙 子 , 他 曾
     随 何 可 待 来 过 这 里 , 指 着 骑 师 , 悄 悄 说 :
     “ 就 是 他 。 ”
     四 个 人 走 到 骑 师 身 旁 , 其 中 一 个 说 :
     “ 我 们 来 玩 玩 , 带 我 们 去 挑 几 匹 好 马 。 ”
     “ 请 稍 等 , 我 就 去 。 ”
     骑 师 对 游 客 说 :
     “ 都 明 白 了 吧 , 有 事 再 找 我 。 ”
     骑 师 朝 四 个 小 伙 子 走 过 来 说 :
     “ 你 们 先 交 费 , 每 人 五 十 元 然 后 再 挑 马 。 ”
     两 个 小 伙 子 紧 紧 把 骑 师 夹 在 当 中 , 走 向 标 致 骑 车 , 把 骑 师 推
     进 车 厢 。
     两 辆 标 致 迅 速 离 开 马 场 , 朝 市 区 开 去 。 半 小 时 后 , 汽 车 停 在
     一 所 四 合 院 门 前 。 眼 睛 蒙 着 黑 布 的 骑 师 被 带 下 汽 车 。
     骑 师 被 架 着 胳 膊 , 推 进 了 四 合 院 的 北 屋 。
     何 可 待 穿 着 西 服 , 会 在 轮 椅 上 说 :
     “ 把 布 拿 下 来 。 ”
     一 个 人 摘 下 骑 师 眼 睛 上 的 黑 布 , 他 茫 然 地 打 量 四 周 。
“ 请 坐 , 骑 师 先 生 。 ”
     骑 师 战 战 兢 兢 地 坐 在 给 他 搬 过 来 的 一 把 太 师 椅 上 。
     “ 你 还 认 识 我 吗 ? ”
     “ 头 回 见 面 , 您 贵 性 ? ”
     骑 师 的 声 音 颤 抖 , 他 惊 魂 甫 定 。
     “ 你 好 健 忘 呀 , 不 是 你 在 马 蹬 上 作 手 脚 , 想 要 摔 死 我 吗 ? ”
     何 可 待 的 声 音 平 静 , 但 透 出 一 股 冰 凉 的 杀 气 。
     骑 师 双 腿 一 软 , 跪 在 地 上 说 :
     “ 误 会 呀 , 全 是 误 会 , 我 和 您 无 冤 无 仇 , 怎 么 能 害 您 呢 ! ”
     何 可 待 点 点 头 。 两 个 人 把 骑 师 从 地 上 提 起 来 架 住 , 一 个 人 伸
     手 去 解 骑 师 的 裤 腰 带 , 另 一 个 人 掏 出 一 把 匕 首 。
     手 持 匕 首 的 人 笑 着 说 :
     “ 不 把 你 两 个 蛋 子 取 下 来 , 你 是 不 会 说 实 话 的 。 ”
     骑 师 的 裤 子 脱 落 , 露 出 裤 衩 。 匕 首 轻 轻 朝 裤 衩 一 挑 , 松 紧 带
     断 了 , 裤 衩 脱 落 在 脚 面 上 。
     何 可 待 微 笑 着 说 :
     “ 别 紧 张 , 给 你 作 个 绝 育 手 术 , 小 手 术 , 流 不 了 多 少 血 。 动
     手 吧 。 ”
     匕 首 朝 骑 师 的 阴 茎 就 要 捅 下 去 。 他 死 命 地 嚎 叫 :
     “ 别 ! 千 万 别 动 手 ! 我 说 , 我 说 … … ”
     两 个 男 人 一 松 手 , 骑 师 瘫 软 在 地 板 上 。 何 可 待 冷 笑 着 点 着 一
     支 烟 说 :
     “ 你 要 不 全 说 出 来 , 我 的 弟 兄 还 会 给 你 做 手 术 。 对 不 起 , 我
     们 这 里 不 上 麻 药 。 ”
     被 吓 得 面 色 腊 黄 的 骑 师 哆 哆 嗦 嗦 地 说 :
     “ 我 说 , 我 全 说 。 在 你 们 来 的 前 一 天 , 一 个 女 人 找 到 我 , 她
     带 来 一 张 你 的 相 片 , 给 了 我 一 万 块 钱 , 她 叫 我 在 你 来 的 时 候
     , 想 办 法 在 马 上 做 些 小 手 脚 , 一 定 要 你 摔 死 。 不 想 为 了 一 万
     块 钱 出 人 命 , 但 她 逼 我 , 说 我 要 不 弄 死 你 , 她 就 让 我 的 骑 王
     俱 乐 部 不 能 开 业 。 没 办 法 , 我 只 好 收 下 她 的 钱 。 第 二 天 , 你
     们 来 的 时 候 , 我 认 出 了 你 , 就 在 马 蹬 上 抹 了 强 力 胶 , 沾 住 马
     靴 , 所 以 你 才 脱 不 出 脚 。 但 我 也 手 下 留 了 情 , 最 危 险 的 时 候
     , 是 我 上 去 勒 住 了 马 , 不 然 , 你 必 死 无 疑 。 ”
     “ 这 么 说 , 我 要 感 谢 你 救 命 之 恩 了 ? ”
     “ 我 没 这 个 意 思 , 我 全 说 了 , 请 您 放 我 一 马 , 下 次 再 也 不 敢
     啦 ! ”
     “ 我 问 你 , 那 天 去 的 那 些 人 中 , 有 没 有 那 个 女 人 ? ”
     “ 没 有 。 ”
     何 可 待 拧 灭 烟 头 说 :
     “ 他 还 是 想 做 手 术 , 开 始 吧 。 ”
     持 匕 首 的 窜 上 来 , 揪 住 骑 师 的 头  , 把 匕 首 横 在 他 的 脖 子 上
     。 骑 师 惨 叫 道 :
     “ 真 没 有 哇 ! 要 有 , 我 还 能 不 说 嘛 ! ”
     “ 放 开 他 。 ”
     骑 师 又 出 了 一 身 冷 汗 , 坐 在 地 板 上 打 冷 颤 。
     “ 你 说 说 , 那 个 女 人 长 什 么 样 子 ? ”
     “ 她 细 高 挑 , 有 一 米 七 左 右 , 戴 墨 镜 , 眼 睛 看 不 清 是 单 眼 皮
     还 是 双 眼 皮 , 二 十 来 岁 吧 , 瓜 子 脸 , 长 得 不 赖 。 ”
     “ 再 见 面 , 你 能 认 出 她 吗 ? ”
     “ 能 吧 , 不 过 , 你 们 来 的 那 两 个 女 的 里 确 实 没 有 她 。 ”
     “ 你 要 是 答 应 并 且 严 格 遵 守 我 的 条 件 , 我 就 全 须 全 尾 地 放 你
     回 去 。 ”
     “ 是 我 对 不 起 您 , 您 一 百 个 条 件 我 都 答 应 。 ”
     “ 条 件 很 简 单 , 任 何 人 找 你 , 包 括 那 天 与 我 一 块 儿 去 骑 马 的
     那 些 人 , 你 都 不 许 说 今 天 我 们 见 过 面 的 事 。 ”
     “ 这 个 容 易 , 我 一 定 能 做 到 。 ”
     “ 你 走 吧 , 受 惊 了 , 骑 师 先 生 。 ”
     骑 师 提 着 裤 子 站 起 来 说 :
     “ 谢 谢 您 啦 , 谢 谢 您 啦 ! ”
     骑 师 不 敢 回 头 , 急 忙 走 出 来 。
     持 匕 首 的 人 叫 住 他 :
     “ 站 住 。 ”
     “ 你 还 有 什 么 事 ? ”
     “ 我 们 送 你 回 去 。 ”
     黑 布 重 新 蒙 住 骑 师 的 眼 睛 , 他 被 带 出 四 合 院 。
     何 可 待 陷 入 了 沉 思 。 一 个 人 过 来 说 :
     “ 大 哥 , 怎 么 也 得 割 下 他 一 只 耳 朵 呀 , 他 差 点 要 了 你 的 命 。
     ”
     “ 你 懂 什 么 , 动 静 太 大 , 只 会 打 草 惊 蛇 。 放 过 这 小 子 , 想 害
     我 的 人 就 不 会 觉 察 到 我 已 经 发 现 了 他 们 的 阴 谋 。 ”
     “ 大 哥 , 究 竟 是 谁 想 害 你 ? 找 出 来 , 我 给 他 来 个 碎 尸 万 段 。
     ”
     “ 我 心 里 有 了 点 谱 , 他 逃 不 过 我 的 手 心 。 ”

     2

     在 办 公 室 里 , 坐 在 陈 虎 桌 对 面 的 焦 小 玉 合 上 了 案 卷 。
     “ 看 完 了 ? ” 陈 虎 冷 冷 地 说 。
     “ 何 副 市 长 死 亡 的 材 料 全 在 这 里 吗 ? ” ”
     “ 目 前 只 掌 握 这 些 。 谈 谈 你 的 想 法 , 法 学 硕 士 同 志 。 ”
     “ 别 挖 苦 人 好 不 好 ? ” 焦 小 玉 拿 起 暖 瓶 , 给 陈 虎 的 茶 杯 加 上
     水 , 给 自 己 也 倒 了 一 杯 。
     “ 陈 处 长 , 我 觉 得 从 三 方 面 入 手 侦 察 比 较 好 。 一 是 找 何 副 市
     长 的 司 机 , 详 细 了 解 何 副 市 长 死 亡 前 几 天 的 活 动 , 特 别 是 死
     亡 当 天 的 活 动 。 二 是 调 查 遗 书 的 真 伪 , 既 然 是 电 脑 打 出 来 的
     遗 书 , 在 何 副 市 长 的 电 脑 里 应 该 有 储 存 。 三 是 沿 着 美 式 警 用
     手 枪 弹 壳 追 查 , 弄 清 楚 两 声 枪 响 之 间 的 关 系 。 这 三 个 方 面 ,
     虽 然 有 一 些 初 步 的 材 料 , 但 都 不 够 充 实 。 你 觉 得 我 的 思 路 对
     不 对 ? ”
     陈 虎 满 意 地 点 点 头 。
     “ 作 为 案 件 的 突 破 口 , 从 这 三 方 面 下 手 是 正 确 的 , 至 少 能 解
     决 副 市 长 死 因 。 但 直 觉 告 诉 我 , 何 副 市 长 的 死 亡 后 面 , 隐 藏
     着 更 大 的 案 情 , 不 然 不 会 发 生 刹 车 失 灵 、 调 查 受 阻 等 许 多 怪
     事 。 这 是 一 张 大 蜘 蛛 网 , 旧 案 、 新 案 错 综 复 杂 地 联 系 在 一 起
     , 目 前 , 我 们 连 这 张 大 网 的 一 角 还 没 有 撕 开 。 我 们 分 工 好 不
     好 , 你 就 负 责 从 这 三 方 面 侦 察 , 我 侧 重 于 案 件 的 背 景 调 查 。
     ”
     焦 小 玉 调 皮 地 立 正 敬 礼 说 :
     “ 是 , 服 从 命 令 ! ”
     刑 侦 处 长 孙 铁 良 兴 冲 冲 地 进 来 , 笑 着 说 :
     “ 嗬 , 新 搭 档 合 作 得 不 错 嘛 ! ”
     焦 小 玉 拉 过 一 把 椅 子 。
     “ 陈 虎 , 你 请 客 吧 ! ”
     “ 干 嘛 让 我 请 客 ? 我 不 像 你 , 生 个 胖 儿 子 , 应 当 你 请 客 。 ”
     “ 告 诉 你 , 你 就 该 请 客 了 。 真 是 踏 破 铁 鞋 无 觅 处 , 得 来 全 不
     费 功 夫 。 破 坏 你 刹 车 的 那 个 人 , 找 到 了 ! ”
“ 这 是 个 好 消 息 , 值 得 喝 一 杯 。 铁 良 , 你 说 说 , 怎 么 个 踏 破 铁
     鞋 无 觅 处 , 得 来 全 不 费 功 夫 ? ”
     “ 先 抽 支 烟 再 说 。 ”
     陈 虎 掏 出 , 孙 铁 良 推 开 :
     “ 还 是 抽 我 的 吧 。 ”
     孙 铁 良 掏 出 万 宝 路 , 取 出 一 支 给 陈 虎 。 陈 虎 接 过 烟 , 心 头 一 阵
     酸 楚 , 自 从 陶 素 玲 死 后 , 他 不 想 看 到 万 宝 路 香 烟 。 ”
     陈 虎 把 烟 还 给 孙 铁 良 。
     “ 怎 么 了 , 老 兄 , 万 宝 路 不 比 你 的 烟 强 ? ”
     陈 虎 黯 然 地 说 :
     “ 我 在 陶 素 玲 的 墓 碑 前 发 过 誓 , 不 把 案 件 搞 清 , 不 抽 万 宝 路 。
     ”
     焦 小 玉 心 里 一 动 , 她 没 有 想 到 她 认 为 的 “ 冷 面 杀 手 ” 心 里 竟 然
     是 万 种 柔 情 。
     孙 铁 良 歉 意 地 说 :
     “ 对 不 起 , 我 忘 了 , 陶 素 玲 同 志 在 临 死 前 送 过 你 一 盒 万 宝 路 ,
     让 你 伤 心 了 。 不 过 , 你 快 能 抽 上 万 宝 路 了 。 当 地 派 出 所 破 获 了
     一 起 盗 窃 团 伙 。 有 个 家 伙 要 立 功 , 交 待 出 他 认 识 一 个 叫 史 海 的
     人 , 他 亲 自 听 史 海 说 , 他 弄 坏 了 一 辆 吉 普 的 刹 车 , 得 了 几 万 元
     钱 。 派 出 所 立 刻 向 市 局 作 了 汇 报 , 我 已 命 令 他 们 立 即 拘 留 史 海
     。 我 刚 刚 下 了 命 令 , 第 一 个 先 通 知 你 。 ”
     陈 虎 一 拍 桌 子 说 :
     太 好 了 , 我 们 这 就 去 。 ”
     孙 铁 良 接 着 说 :
     “ 你 忙 什 么 , 拘 留 完 了 我 们 什 么 时 候 都 可 以 提 审 。 ” “ 我 还 是
     想 快 点 见 到 这 个 人 , 说 不 定 他 就 是 解 开 整 个 案 件 的 钥 匙 。 ”
     “ 那 好 吧 , 我 们 吃 过 中 午 饭 , 立 刻 出 发 。 ”

     3

     陈 虎 驾 驶 他 的 切 诺 基 吉 普 车 奔 向 5 号 地 区 野 山 坡 。 焦 小 玉 坐 在
     他 旁 边 , 孙 铁 良 和 另 一 名 警 察 坐 在 后 排 。
     孙 铁 良 拍 着 焦 小 玉 的 肩 膀 说 :
     “ 小 玉 , 跟 上 陈 虎 , 非 得 有 一 身 钢 筋 铁 骨 不 成 , 他 是 有 名 的 拼
     命 三 郎 , 非 得 把 你 累 死 。 ”
     焦 小 玉 回 头 一 笑 说 :
     “ 我 在 学 校 是 百 米 冠 军 呢 , 说 不 定 比 陈 处 长 路 得 快 ! ”
     陈 虎 斜 了 一 眼 说 :
     “ 没 想 到 , 你 还 是 飞 毛 腿 ! ”
     孙 铁 良 幽 默 地 说 :
     “ 这 就 糟 了 。 陈 虎 是 出 了 名 的 ‘ 爱 国 者 ’ , 再 快 的 ‘ 飞 毛 腿 ’
     也 会 被 他 击 落 , 你 们 俩 一 个 ‘ 飞 毛 腿 ’ 一 个 ‘ 爱 国 者 ’ , 碰 到
     一 块 , 谁 打 谁 呀 ? ”
     车 里 响 起 一 阵 爽 朗 的 笑 声 。
     吉 普 驶 到 了 翻 车 的 地 方 。 陈 虎 把 车 刹 住 , 下 了 车 。
     孙 铁 良 小 声 对 焦 小 玉 说 :
     “ 这 是 陶 素 玲 同 志 牺 牲 的 地 方 。 ”
     “ 是 吗 ? ” 焦 小 玉 吃 惊 地 问 。
     “ 是 这 里 。 是 我 从 这 里 接 他 们 回 去 的 。 ”
     焦 小 玉 、 孙 铁 良 和 那 名 警 察 下 了 车 , 他 们 站 在 崖 边 , 向 下 镣 望
     ,
     “ 陈 虎 采 摘 山 坡 上 的 鲜 花 与 柳 条 编 在 一 起 。 焦 小 玉 立 刻 明 白 了
     陈 虎 心 中 的 哀 伤 , 她 帮 着 采 摘 鲜 花 。
     很 快 , 一 个 小 花 圈 编 好 。
     陈 虎 拿 着 花 圈 走 下 山 坡 , 焦 小 玉 紧 紧 跟 在 他 旁 边 。 孙 铁 良 走 在
     最 后 。 另 一 个 警 察 在 公 路 上 看 车 。
     陈 虎 来 到 陶 素 玲 躺 下 的 地 方 , 弯 腰 摆 好 花 圈 。 焦 小 玉 找 来 几 块
     石 头 , 把 花 圈 固 定 , 不 让 风 吹 跑 。
     陈 虎 摘 下 帽 子 , 肃 立 静 默 。
     翻 车 的 场 面 又 浮 现 在 眼 前 , 他 轻 轻 地 说 :
     “ 安 息 吧 , 我 的 战 友 。 ”
     孙 铁 良 摘 下 帽 子 , 与 焦 小 玉 并 肩 默 默 致 哀 。
     三 分 钟 后 , 陈 虎 猛 然 转 身 , 朝 坡 上 跑 , 他 心 中 的 仇 恨 使 他 很 快
     跑 到 上 面 , 他 要 快 点 去 提 审 疑 犯 。 吉 普 闪 着 警 灯 , 超 过 一 辆 又
     一 辆 车 , 快 速 驶 向 野 山 坡 。 一 路 上 , 陈 虎 再 也 没 有 说 一 句 话 。
     焦 小 玉 的 心 中 升 起 了 一 种 庄 严 感 , 这 种 崇 高 的 感 情 使 她 泪 眼 盈
     盈 。
     汽 车 停 在 野 山 坡 下 小 树 林 中 的 派 出 所 前 。 一 名 干 警 跑 过 来 , 不
     安 地 说 :
     “ 孙 所 长 , 史 海 出 事 了 。 所 长 已 经 去 现 场 , 我 们 赶 快 去 吧 ! ”
     干 警 上 摩 托 在 前 面 带 路 , 吉 普 车 跟 在 后 面 , 来 到 镇 上 一 家 摩 托
     车 修 理 门 市 部 。 一 辆 警 车 和 几 辆 警 用 摩 托 车 停 在 门 口 , 两 名 警
     察 驱 赶 围 观 的 人 们 。
     孙 铁 良 、 陈 虎 、 焦 小 玉 分 开 人 群 , 进 入 了 门 市 部 。
     派 出 所 长 是 个 精 明 的 中 年 人 , 他 向 孙 铁 良 报 告 说 :
     “ 我 们 晚 了 一 步 , 史 海 死 了 , 可 能 是 中 毒 。 ”
     陈 虎 走 到 史 海 跟 前 , 他 趴 在 桌 子 上 一 动 不 支 , 面 色 铁 青 。 桌 子
     上 放 着 一 瓶 啤 酒 和 一 个 酒 杯 。
     孙 铁 良 命 令 说 : “ 立 即 勘 查 现 场 , 提 取 证 物 , 请 市 局 派 一 名 法
     医 来 。 ”
     陈 虎 问 派 出 所 长 :
     这 个 史 海 是 干 什 么 的 ? ” “ 是 个 摩 托 修 理 厂 老 板 , 来 往 的 汽 车
     出 点 小 毛 病 , 他 也 能 修 。 我 们 接 到 孙 铁 良 处 长 的 指 示 , 立 
 就
     来 了 , 可 他 已 经 死 了 。 ” “ 孙 处 长 是 几 点 指 示 你 们 的 ? ”
     “ 今 天 上 午 十 点 二 十 几 分 。 ”

     “ 你 们 什 么 时 候 赶 到 的 ? ”

     “ 中 午 十 二 点 四 十 点 吧 。 ”

     陈 
 火 冒 三 丈 地 说 : 
     “ 
 了 两 个 多 小 时 , 你 还 敢 说 立 刻 赶 到 ! ” 所 长 嗫 嚅 地 说 :
     “ 孙 处 长 对 副 所 长 下 的 指 示 , 当 时 我 不 在 所 里 。 我 中 午 回 所 才
     听 说 这 件 事 , 就 立 刻 赶 来 。 谁 想 到 发 生 了 这 样 的 事 呢 。 ”
     陈 虎 看 了 孙 铁 良 一 眼 , 不 说 话 了 。 他 不 想 越 权 过 问 公 安 系 统 的
     事 , 这 是 孙 铁 良 的 管 辖 范 围 。
     孙 铁 良 板 着 脸 说 :
     “ 让 副 所 长 来 见 我 。 一 群 饭 桶 ! ”
     焦 小 玉 担 心 陈 虎 再 发 怒 会 使 孙 铁 良 面 子 上 下 不 来 , 就 悄 悄 拉 拉
     陈 虎 的 衣 角 说 :
     “ 陈 处 长 , 这 里 暂 时 没 有 我 们 什 么 事 , 孙 处 长 会 把 一 切 处 理 停
     当 的 , 我 想 咱 们 看 看 何 副 市 长 出 事 的 现 场 , 可 以 吗 ? ”
     陈 虎 沮 丧 地 说 :
     好 吧 , 你 到 现 场 去 看 看 也 好 。 ”
     焦 小 玉 说 :“ 孙 处 长 , 我 们 一 会 儿 就 回 来 。 ”
     回 了 修 理 部 , 陈 虎 发 动 汽 车 , 朝 野 山 坡 开 去 。 他 把 车 仍 停 在 上
     次 停 车 的 地 方 , 下 了 车 。
     “ 上 次 , 我 就 把 车 停 在 这 里 , 史 海 动 了 手 脚 。 ”
     “ 这 次 不 会 , 他 死 了 。 ”
     “ 不 会 ? 小 玉 , 如 果 没 有 内 奸 , 史 海 能 这 么 快 被 害 死 ? 在 什 么 环
     节 走 露 了 风 声 ? ”
     陈 虎 和 焦 小 玉 爬 到 能 看 见 何 启 章 躺 下 去 的 那 片 树 林 时 , 他 看 到
     有 一 个 正 从 小 树 林 一 步 一 步 地 走 向 灌 林 丛 , 那 人 像 用 脚 步 丈 量
     从 小 树 林 到 灌 木 丛 之 间 的 距 离 。
     他 是 谁 ? 陈 虎 机 警 地 弯 下 腰 , 但 没 有 树 木 可 遮 档 。 他 知 道 自 己
     已 被 对 方 发 现 。
     人 影 一 闪 不 见 了 。
     陈 虎 急 步 爬 到 坡 上 , 四 处 张 望 , 他 判 断 那 个 人 不 会 走 远 , 他 闻
     到 了 烟 味 。
     “ 是 谁 ? 你 出 来 ! ”
     焦 小 玉 也 爬 上 来 , 悄 声 问 :
     “ 有 什 么 情 况 ? ”
     陈 虎 说 :
     “ 有 个 人 。 你 从 松 墙 后 面 抄 过 去 , 我 从 前 面 过 去 。 ”
     陈 虎 从 松 墙 前 面 绕 到 后 面 , 扭 头 看 见 一 个 青 年 男 子 抽 烟 。 他 警
     觉 地 问 :
     “ 你 是 什 么 人 ? ”
     “ 我 是 游 客 , 怎 么 , 这 个 地 方 不 能 来 吗 ? ”
     陈 虎 明 显 地 感 到 对 方 的 敌 意 。
     “ 游 客 ? 这 个 地 方 很 少 有 人 来 。 你 的 身 分 证 ? ”
     “ 我 没 带 , 你 能 把 我 怎 么 样 ? ”
     他 是 谁 ? 史 海 刚 被 毒 死 , 他 会 不 会 与 此 有 关 ? 何 启 章 死 在 这 里 ,
     他 刚 才 用 步 进 行 测 量 , 难 道 他 与 何 启 章 之 死 有 关 ? 陈 虎 的 脑 海
     一 连 串 闪 出 许 多 问 号 。
     这 时 , 焦 小 玉 走 了 过 来 , 她 一 怔 说 :
     “ 可 待 , 你 怎 么 会 在 这 儿 ? ”
     陈 虎 更 奇 怪 了 , 焦 小 玉 怎 么 会 认 识 这 个 有 嫌 疑 的 人 。
     “ 你 好 , 小 玉 , 穿 上 检 察 官 的 制 服 了 , 祝 贺 你 。 ”
     他 们 握 了 手 。 陈 虎 的 心 中 升 起 疑 团 。
     焦 小 玉 过 来 介 绍 说 : “ 我 给 你 们 介 绍 , 看 来 你 们 不 认 识 。 这 位
     是 反 贪 局 陈 虎 同 志 , 这 位 是 何 启 章 副 市 长 的 儿 子 何 可 待 。 ”
     陈 虎 说 : “ 噢 , 原 来 你 们 认 识 。 ” 何 可 待 笑 着 说 :
     “ 认 识 很 多 年 了 , 对 不 对 ? 小 玉 。 ”
     焦 小 玉 奇 怪 地 问 :“ 可 待 , 你 怎 么 会 在 这 儿 ? ”
     何 可 待 朝 陈 虎 伸 出 手 说 :“ 认 识 你 , 我 很 高 兴 。 不 过 , 在 这 里
     应 该 出 现 的 是 刑 侦 处 长 , 而 不 是 你 这 个 反 贪 处 长 吧 。 ”
     陈 虎 和 他 握 了 握 手 说 :“ 你 怎 么 会 在 这 里 呢 ? ”
     何 可 待 把 烟 头 扔 在 地 上 , 用 鞋 踩 灭 。
     “ 这 是 我 父 亲 倒 下 去 的 地 方 , 我 来 凭 吊 他 的 灵 魂 。 ”
     遇 见 他 正 好 , 我 早 应 该 和 他 接 触 。 陈 虎 说 :
     “ 何 可 待 同 志 , 你 对 何 副 市 长 的 死 , 有 什 么 看 法 ? 我 负 责 处 理
     这 件 案 子 , 希 望 能 得 到 你 的 配 合 。 ”
     何 可 待 指 着 灌 木 丛 说 :
     “ 看 见 那 排 灌 木 丛 了 吗 , 我 认 为 子 弹 是 从 那 儿 射 出 来 的 。 ” ’
     “ 你 不 认 为 你 父 亲 是 自 杀 ? ” 陈 虎 逼 问 。
     “ 陈 处 长 , 在 这 一 点 上 , 咱 们 俩 的 意 见 是 一 样 的 , 是 他 杀 , 不
     是 自 杀 , 所 以 我 们 是 朋 友 。 ”
     “ 你 知 道 我 的 看 法 ? ”
     “ 知 道 。 为 此 我 很 感 谢 你 , 你 是 敢 于 坚 持 真 理 的 人 。 ”
     “ 陈 虎 想 追 问 他 是 怎 么 知 道 的 , 但 他 没 有 问 。 他 既 然 是 何 副 市
     长 的 儿 子 , 当 然 消 息 会 很 灵 通 , 他 在 市 委 一 定 有 不 少 信 息 通 道
     。
     “ 陈 处 长 , 我 还 可 以 给 你 提 供 一 些 材 料 。 我 父 亲 从 来 不 带 枪 ,
     他 不 喜 欢 枪 , 他 连 打 开 保 险 也 不 懂 。 父 亲 死 前 答 应 和 我 去 一 趟
     哈 尔 滨 , 去 取 他 给 我 买 的 一 支 猎 枪 , 尽 管 他 也 不 赞 成 我 玩 枪 。
     没 想 到 , 他 会 被 人 杀 死 。 ”
     焦 小 玉 问 道 :
     “ 你 为 什 么 会 坚 持 你 父 亲 不 会 自 杀 呢 ? 他 留 有 遗 书 。 ”
     何 可 待 悲 恸 地 举 起 握 着 拳 头 的 双 手 说 :
     “ 因 为 他 没 有 任 何 自 杀 的 理 由 ! 我 是 他 儿 子 , 这 还 不 够 嘛 ! ”
     陈 虎 话 锋 一 转 。
     “ 听 说 你 从 马 背 下 摔 下 来 , 住 院 了 ? 那 怎 么 发 生 的 ? ”
     何 可 待 把 手 一 挥 说 :
     “ 那 是 我 的 事 , 用 不 着 你 们 操 心 ! 陈 处 长 , 你 的 麻 烦 已 经 够 多
     了 , 还 是 管 好 你 自 己 的 事 吧 ! 如 果 没 什 么 事 , 我 先 走 了 。 ”
     何 可 待 没 有 和 陈 虎 、 焦 小 玉 握 手 告 别 , 甩 开 大 步 下 了 野 山 坡 。
     看 着 何 可 待 的 背 影 , 陈 虎 摇 摇 头 说 :
     “ 口 气 不 小 哇 ! ”
     “ 副 市 长 的 公 子 , 摆 谱 惯 了 。 ”
     “ 你 怎 么 会 认 识 他 ? ”
     “ 小 时 候 , 我 们 住 在 一 所 大 院 里 , 那 时 他 父 亲 是 财 政 局 长 。 后
     来 , 他 家 搬 出 大 院 , 没 什 么 联 系 。 ”
     “ 原 来 是 这 样 。 我 看 他 很 聪 明 , 他 今 天 上 这 里 来 恐 怕 和 我 们 的
     目 的 有 一 致 的 地 方 。 你 和 他 熟 , 对 我 们 办 案 , 会 有 些 帮 助 。 ”
     “ 我 觉 得 判 断 他 杀 , 还 缺 少 足 够 的 证 据 。 ”
     “ 是 呀 。 从 今 天 史 海 之 死 , 我 敢 断 言 , 有 一 双 眼 睛 在 暗 中 窥 探
     我 们 , 他 有 相 当 准 确 的 信 息 来 源 , 才 能 及 时 掐 断 一 切 对 他 不 利
     的 线 索 。 ”
     “ 这 个 人 肯 定 和 我 们 内 部 有 联 系 , 会 是 谁 呢 ? 不 会 是 史 海 这 么
     一 个 修 车 匠 吧 ? ”
     陈 虎 满 意 地 点 点 头 说 :
     “ 你 说 的 对 , 我 估 计 , 史 海 连 外 围 都 谈 不 去 , 他 只 是 一 两 次 雇
     用 的 临 时 小 角 色 。 也 许 , 史 海 和 何 副 市 长 的 死 也 有 关 连 , 这 只
     是 我 猜 想 。 我 们 下 去 吧 。 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