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第 七 章

     何 副 市 长 抵 达 香 港 , 葛 萌 萌 为 他 物 色 明 星 上 床 — — 葛 萌 萌 钻
     进 焦 鹏 远 的 被 窝 — — 在 陶 素 玲 的 墓 地 周 森 林 给 陈 虎 安 排 了 新
     助 手 焦 小 玉 , 陈 虎 拒 不 接 受 — — 刑 侦 处 长 孙 铁 良 汇 报 S 省 之
     行 , 焦 鹏 远 得 知 李 浩 义 已 被 逮 捕 — — 焦 鹏 远 大 发 雷 霆 , 脑 袋
     撞 在 汽 车 门 框 上 — — 蒋 月 秀 到 医 院 看 何 可 待 — — 何 可 等 判 断
     他 坠 马 重 伤 是 有 人 背 后 下 毒 手

     1

     焦 鹏 远 睡 着 了 。

     葛 萌 萌 看 了 他 一 眼 , 披 着 睡 前 袍 下 床 , 坐 在 沙 发 上 抽 烟 。

     焦 东 方 见 屋 里 没 有 了 动 静 , 兴 趣 索 然 地 关 闭 了 所 有 的 屏 幕 ,
     离 开 密 室 。

     他 回 到 了 1201 房 间 , 躺 在 熟 睡 的 宋 慧 慧 身 旁 。

     葛 萌 萌 走 到 酒 柜 房 , 打 开 玻 璃 门 , 取 出 一 瓶 黑 方 。

     焦 鹏 远 迷 迷 糊 糊 地 说 着 梦 话 :

     “ 慧 慧 … … 慧 慧 … … ”

     葛 萌 萌 厌 恶 地 看 着 流 着 口 涎 的 焦 鹏 远 说 :

     “ 哼 , 老 东 西 , 你 的 宋 慧 慧 不 知 道 在 谁 的 床 上 呢 ! ”

     葛 萌 萌 品 酒 , 思 索 往 事 , 想 着 对 策 。

     香 港 。

     葛 萌 萌 接 刚 下 飞 机 的 何 启 章 走 近 她 的 汽 车 , 同 机 打 开 车 门 ,
     请 何 启 章 上 车 , 又 打 开 另 一 扇 门 请 葛 萌 萌 上 车 。

     葛 萌 萌 说 :

     “ 何 市 长 , 要 不 要 逛 街 ? ”

     “ 香 港 来 了 多 少 次 啦 , 还 逛 什 么 街 ? ”

     “ 要 不 , 去 咱 们 的 国 货 商 场 看 看 ? 有 你 的 股 份 呢 ! ”

     “ 我 又 不 是 来 查 你 帐 的 , 不 看 了 。 ” 何 启 章 从 西 服 口 袋 掏 出
     一 个 信 封 , “ 给 你 , 是 焦 书 记 让 我 转 交 给 你 的 , 是 不 是 情 书
     呀 ? ”

     “ 你 都 当 上 常 务 副 市 长 了 , 还 没 个 正 经 。 ”

     “ 我 这 个 副 市 长 , 职 责 就 是 给 焦 书 记 牵 马 坠 镫 。 还 到 你 这 方
     宝 地 , 可 别 慢 待 我 呀 ? ”

     “ 谁 敢 慢 待 焦 老 爷 子 的 财 务 总 管 , 想 怎 么 玩 , 说 , 包 你 满 意
     。 ”

     “ 那 太 好 啦 ! 我 的 主 意 不 错 吧 , 拿 出 几 千 万 , 在 香 港 支 个 摊
     子 , 人 来 人 往 的 也 有 个 落 脚 点 。 当 时 支 起 这 摊 子 , 就 是 给 你
     准 备 的 。 ”

     “ 别 摆 功 啦 , 要 不 焦 书 记 能 把 你 从 , 财 政 局 提 到 常 务 副 市 长
     的 位 置 ? 下 一 步 , 市 长 还 不 是 你 的 。 ”

     “ 林 先 汉 是 不 行 , 他 量 只 眼 睛 看 着 中 央 办 事 , 另 一 只 眼 睛 看
     着 焦 书 记 办 事 。 我 是 两 只 眼 睛 除 了 焦 书 记 没 别 人 。 士 为 知 已
     者 死 嘛 ! ”

     葛 萌 萌 拆 开 信 封 , 抽 出 一 张 卡 片 说 :

     “ 什 么 都 没 有 , 就 是 一 张 信 用 证 。 ”

     何 启 章 拿 过 信 用 证 看 看 , 还 给 她 说 :

     “ 有 了 这 张 信 用 证 , 你 的 买 卖 就 算 做 成 了 , 还 说 什 么 都 没 有
     ! 我 都 给 你 开 不 出 天 文 数 字 的 信 用 证 , 焦 书 记 确 实 神 通 广 大
     呀 ! ”
... ...

     “ 小 姐 贵 姓 ? ”
     “ 丘 思 雨 。 当 然 , 客 人 给 我 起 什 么 名 字 , 我 就 叫 什 么 名 字 。
     ”
     “ 你 很 聪 明 , 对 不 对 ? ”
     “ 我 的 聪 明 只 限 于 站 在 你 面 前 , 不 请 我 坐 下 吗 ? ”
     “ 对 不 起 , 请 坐 。 ”
     “ 丘 小 姐 , 你 陪 过 高 级 客 人 吗 ? ”
     “ 我 陪 过 英 国 参 议 员 , 日 本 参 议 员 , 台 湾 的 中 将 , 阿 拉 伯 的
     王 子 , 不 知 道 这 些 人 算 不 算 你 说 的 高 级 客 人 ? ”
     “ 很 好 , 我 很 高 兴 。 我 让 你 去 陪 一 位 大 陆 来 的 副 市 长 , 你 要
     能 让 他 高 兴 , 我 不 在 乎 钱 。 ”
     “ 我 的 客 人 没 有 对 我 不 满 意 的 。 ”
     “ 有 个 条 件 , 你 不 能 对 副 市 长 说 你 是 妓 女 , 哪 怕 是 高 级 妓 女
     也 不 行 , 你 只 能 说 你 是 明 星 , 明 白 吗 ? ”
     “ 我 还 真 拍 过 三 级 片 , 只 是 个 配 角 。 ”
     “ 那 很 好 , 这 点 可 以 说 , 就 说 是 主 角 。 只 要 你 服 务 周 到 , 市
     长 先 生 是 很 慷 慨 的 。 ”
     “ 这 个 我 懂 , 我 会 让 你 满 意 的 。 ”
     葛 萌 萌 从 支 票 本 上 撕 下 一 张 说 :
     “ 喏 , 预 付 你 五 万 港 币 。 以 后 , 要 看 你 的 活 儿 练 得 地 道 不 地
     道 。 ”
     “ 谢 谢 。 ”
     丘 思 雨 收 好 了 支 票 , 站 起 来 要 走 。
     “ 记 住 , 你 不 是 妓 女 。 ”
     “ 明 白 , 我 是 明 星 。 ”
     丘 思 雨 摆 出 明 星 的 气 派 , 摇 摆 而 去 。

     第 三 天 晚 上 , 葛 萌 萌 设 宴 款 待 何 启 章 和 丘 思 雨 。
     丘 思 雨 款 款 从 座 位 上 站 起 来 , 俯 身 说 :
     “ 对 不 起 , 我 去 去 洗 手 间 。 ”
     何 启 章 粗 鲁 地 拍 了 拍 丘 思 雨 的 屁 股 。
     丘 思 雨 的 身 影 消 失 后 , 葛 萌 萌 说 :
     “ 市 长 大 人 , 对 她 还 满 意 吗 ? ”
     何 启 章 神 秘 地 一 笑 说 :
     “ 哇 塞 , 妙 不 可 言 ! 妙 不 可 言 呀 ! 
      恨 相 见 太 晚 , 相 见 太 晚 呀 ! ”
     “ 你 太 夸 她 了 吧 ? 比 慧 慧 如 何 ? ”

     “ 哇 塞 , 六 宫 粉 黛 无 颜 色 , 宋 慧 慧
     连 她 一 个 脚 趾 头 都 比 不 上 。 宋 慧 慧 也 算 是 一 个 明 星 , 但 跟 人
     家 香 港 明 星 没 办 法 比 。 思 雨
     简 直 不 是 人 , 是 个 妖 精 , 缠 到 你 身 上 , 像 蛇 一 样 。 最 妙 的 是
     她 全 身 都 有 感 觉 , 我 碰 她 哪
     儿 她 都 发 情 , 什 么 时 候 该 紧 什 么 时 候 该  , 她 的 节 奏 感 特 好
     , 治 啦 ! 萌 萌 , 你 从 哪 儿 把 她 挖 出 来 的 ? ”
     “ 人 家 是 大 牌 明 星 , 跟 周 润 发 拍 过 电 影 。 费 了 不 少 周 折 才 请
     她 出 山 的 , 本 来 她 要 嫁 给 一 个 阿 拉 伯 王 子 呢 ! ”
     “ 你 这 份 人 情 , 我 一 定 重 重 偿 还 。 说 吧 , 要 什 么 ? ”
     “ 我 需 要 十 套 房 子 , 四 室 一 厅 的 。 ”
     “ 在 香 港 买 房 , 你 还 用 得 着 我 ? ”
     “ 你 是 让 思 雨 把 你 弄 糊 涂 了 。 别 着 急 , 她 去 补 补 妆 , 一 会 儿
     就 回 来 。 在 你 的 地 面 上 我 要 十 套 房 子 , 都 是 朋 友 求 到 我 , 我
     在 香 港 也 没 办 法 , 只 好 求 你 了 。 这 点 小 事 , 又 不 好 麻 烦 焦 书
     记 。 ”
     何 启 章 挠 着 头 皮 说 :
     “ 哇 塞 , 十 套 房 子 , 就 一 千 多 万 , 五 套 行 不 行 ? ”
     “ 你 看 你 , 刚 才 还 说 大 话 , 现 在 十 套 房 子 又 缩 手 缩 脚 了 吧 ,
     没 劲 , 一 套 也 不 要 了 。 ”
     葛 萌 萌 妖 嗔 地 转 过 头 去 。
     何 启 章 把 拳 头 往 自 己 脑 袋 上 敲 说 :
     “ 好 , 我 的 姑 奶 奶 , 你 是 金 口 难 开 , 就 十 套 房 子 , 把 名 单 给
     我 , 我 保 证 把 钥 匙 和 房 契 交 到 他 们 手 里 。 ”
     葛 萌 萌 举 酒 杯 , 高 兴 地 说 :
     “ 咱 们 碰 杯 为 定 ! ”
     由 于 用 力 过 猛 , 一 只 杯 子 突 然 破 碎 。

     葛 萌 萌 由 于 心 事 重 重 地 陷 入 回 忆 , 不 慎 将 一 只 酒 杯 碰 到 地 上
     。
     酒 杯 破 裂 的 声 音 惊 醒 了 焦 鹏 远 , 他 翻 身 起 来 说 :
     “ 怎 么 回 事 ? ”
     葛 萌 萌 捡 起 酒 杯 碎 片 说 :
     “ 没 事 , 碎 了 一 只 酒 杯 。 ”
     “ 你 怎 么 还 不 睡 ? ”
     “ 睡 不 着 , 一 想 起 何 副 市 长 的 事 , 心 就 烦 。 ”
     “ 快 睡 吧 , 明 天 我 还 有 会 呢 。 ”
     葛 萌 萌 钻 进 了 焦 鹏 远 的 被 窝 。

     3

     寂 青 的 公 共 墓 地 , 只 有 停 车 场 上 汽 车 的 发 动 机 提 示 人 们 这 里
     除 了 死 亡 还 有 生 活 。
     几 辆 黑 色 的 奥 迪 和 一 辆 大 客 车 缓 缓 停 靠 在 停 车 场 上 。 从 前 辆
     奥 迪 上 下 来 了 焦 鹏 远 和 他 的 秘 书 沈 石 , 千 钟 、 林 先 汉 、 郝 相
     寿 分 别 从 他 们 的 车 上 下 来 。 最 后 一 辆 奥 迪 车 下 来 的 是 分 管 政
     法 的 市 委 书 记 方 浩 。 他 们 的 胸 前 都 别 着 一 朵 小 白 花 。
     从 大 客 车 上 先 后 下 来 了 周 森 林 、 蒋 大 宾 、 陈 虎 、 孙 铁 良 和 一
     些 干 警 , 他 们 有 的 穿 公 安 制 服 , 有 的 穿 检 察 制 服 , 有 的 穿 法
     院 制 服 , 穿 普 通 服 装 的 是 纪 检 干 部 和 死 者 家 属 。
     看 着 这 么 头 头 脑 脑 前 来 出 席 一 名 科 级 干 部 的 悼 念 仪 式 , 陈 虎
     心 中 一 阵 嘀 咕 , 这 太 不 正 常 了 , 依 照 惯 例 焦 书 记 从 来 不 出 席
     局 以 下 干 部 的 追 悼 会 。 他 悄 悄 地 问 周 森 林 :
     “ 周 局 长 , 今 天 是 不 是 有 点 反 常 ? ”
     周 森 林 低 声 说 :
     “ 你 是 指 为 什 么 市 委 主 要 领 导 来 参 加 一 名 普 通 干 部 的 丧 礼 ?
     这 表 明 市 领 导 对 反 腐 败 的 重 视 嘛 ! 表 示 一 种 态 度 嘛 ! 陶 素 玲 同
     志 的 烈 士 称 号 虽 然 不 予 讨 论 , 但 焦 书 记 亲 自 前 来 , 这 本 身 就
     是 对 她 的 肯 定 。 ”
     方 浩 看 见 了 陈 虎 , 叫 道 :
     “ 陈 虎 同 志 ! ”
     陈 虎 握 着 方 浩 的 手 说 :
     “ 方 书 记 , 一 直 没 有 看 见 你 , 是 不 是 出 差 了 ? ”
     方 浩 拍 着 陈 虎 的 手 说 :
     “ 到 中 央 党 校 学 习 了 三 个 月 , 还 没 结 束 , 回 来 向 陶 素 玲 同 志
     告 别 。 哎 , 我 们 失 去 了 一 个 好 同 志 , 太 可 惜 啦 ! ”
     “ 您 要 是 能 早 点 回 来 , 对 我 们 是 个 多 大 的 支 持 呀 ! ”
     “ 有 事 你 可 以 到 党 校 找 我 , 晚 上 打 电 话 也 可 以 。 纪 委 和 反 贪
     局 是 一 家 。 要 互 相 支 持 。 焦 书 记 、 林 市 长 , 都 来 了 , 这 就 是
     对 反 腐 败 工 作 的 支 持 。 ”
     几 千 座 两 尺 高 的 墓 碑 分 层 依 山 坡 向 上 排 列 , 每 层 一 百 多 座 墓
     碑 , 约 有 二 百 多 层 , 每 层 之 间 有 一 米 半 的 通 道 。 在 山 坡 的 最
     高 层 , 是 有 钱 人 家 的 高 大 墓 碑 。
     陶 素 玲 的 墓 碑 是 新 立 的 , 只 有 两 尺 高 , 和 普 通 墓 碑 一 样 , 上
     面 刻 着 “ 陶 素 玲 之 墓 ” 。
     陶 素 玲 的 母 亲 走 在 最 前 面 , 纪 委 一 名 年 轻 的 女 干 部 搀 扶 着 她
     。
     焦 鹏 远 走 到 墓 碑 前 鞠 了 三 躬 , 握 着 陶 素 玲 母 亲 的 手 说 :
     “ 请 节 哀 保 重 。 你 女 儿 是 好 干 部 , 是 一 名 优 秀 的 党 员 。 ”
     母 亲 泣 不 成 声 。
     焦 鹏 远 掉 下 了 泪 , 沈 石 赶 快 送 过 纸 巾 。
     焦 鹏 远 和 沈 石 摘 下 小 白 花 , 放 在 碑 前 的 两 个 小 花 圈 旁 。
     林 先 汉 握 着 陶 母 的 手 说 :
     “ 你 女 儿 是 我 们 纪 检 干 部 的 光 荣 , 请 您 节 哀 保 重 。 ”

     千 钟 、 郝 相 寿 握 手 后 把 小 白 花 放 在 碑 前 , 他 们 都 面 色 沉 重 地
     三 鞠 躬 。
     方 浩 走 到 墓 碑 前 , 三 鞠 躬 后 蹲 下 身 , 抚 摸 着 石 碑 , 潸 然 泪 下
     说 :
     “ 玲 玲 , 你 送 我 去 党 校 时 还 活 蹦 乱 跳 , 我 回 来 了 , 你 去 躺 在
     冰 冷 的 墓 碑 下 。 玲 玲 , 真 想 再 见 你 一 面 呀 ! ”
     陈 虎 走 到 方 浩 旁 边 , 扶 起 他 。
     方 浩 擦 干 泪 水 , 握 着 陶 素 玲 母 亲 的 手 说 :
     “ 陶 素 玲 同 志 永 垂 不 朽 , 我 们 会 永 远 记 着 她 的 。 我 代 表 市 纪
     检 委 向 您 致 哀 , 我 们 保 证 会 查 个 水 落 石 出 , 请 多 保 重 。 ”
     陈 虎 掏 出 一 个 布 包 , 打 开 , 里 面 是 陶 素 玲 送 给 他 的 万 宝 路 烟
     。
     “ 你 今 天 要 是 有 收 获 , 我 就 当 奖 杯 发 给 你 ! ”
     他 的 眼 前 浮 现 出 他 抱 着 陶 素 玲 滚 下 山 坡 的 往 事 。 ”
     烟 盒 轻 轻 地 打 开 , 他 抽 出 一 支 烟 , 弯 下 身 , 放 在 墓 碑 前 。
     “ 玲 玲 , 这 盒 烟 , 是 我 永 远 的 珍 藏 。 等 到 全 部 案 情 清 楚 我 才
     有 权 利 吸 一 支 。 ”
     陈 虎 默 默 握 了 陶 素 玲 母 亲 的 手 , 默 默 离 开 。
     周 森 林 、 蒋 大 宾 等 人 依 次 到 墓 前 悼 念 , 后 面 还 排 着 许 多 人 。
     陈 虎 沿 着 阶 梯 走 下 墓 地 , 在 最 后 一 个 台 阶 他 回 头 往 墓 地 顶 层
     看 , 这 时 泪 水 夺 眶 而 出 。
     周 森 林 走 下 台 阶 , 拍 着 陈 虎 肩 膀 说 :
     “ 陈 虎 , 组 织 上 给 你 配 了 一 个 新 的 搭 档 , 是 个 很 不 错 的 姑 娘
     , 焦 小 玉 , 政 法 大 学 刚 毕 业 的 研 究 生 。 ”
     “ 又 是 个 女 的 , 我 不 要 ! ”
     “ 怎 么 , 陈 虎 同 志 , 你 还 重 男 轻 女 ? ”
     “ 不 是 那 么 回 事 , ” 陈 虎 青 筋 暴 起 , “ 牺 牲 了 一 个 陶 素 玲 还
     不 够 吗 ? 我 不 要 , 说 什 么 也 不 要 ! ”
     周 森 林 绷 起 了 脸 说 :
     “ 这 是 组 织 决 定 , 由 不 得 你 。 她 今 天 也 来 了 , 马 上 就 会 下 来
     。 ”
     沿 着 台 阶 , 走 下 来 一 名 穿 着 检 察 官 制 服 的 姑 娘 , 她 身 材 苗 条
     , 大 眼 睛 炯 炯 有 神 。
     “ 焦 小 玉 , 你 过 来 ! ”
     焦 小 玉 快 步 过 来 :
     “ 周 局 长 , 你 叫 我 ? ”
     “ 我 来 给 你 引 荐 你 的 处 长 , 陈 虎 同 志 。 这 就 是 焦 小 玉 , 新 来
     的 检 察 官 。 ”
     焦 小 玉 伸 出 手 说 :
     “ 我 在 研 究 生 班 就 学 过 你 的 案 例 。 你 还 给 我 们 讲 过 一 堂 课 ,
     忘 了 吗 ? ”
     陈 虎 没 有 和 焦 小 玉 握 手 , 冷 冷 地 说 :
     “ 对 不 起 , 我 不 希 望 再 出 现 第 二 个 陶 素 玲 。 请 周 局 长 另 行 给
     你 安 排 工 作 吧 。 ”
     陈 虎 说 完 , 掉 头 朝 大 客 车 走 去 。

     在 焦 鹏 远 的 奥 迪 旁 , 公 安 局 长 蒋 大 宾 与 刑 侦 处 长 孙 铁 良 向 市
     委 领 导 汇 报 工 作 。 林 先 汉 、 方 浩 、 千 钟 、 郝 相 寿 站 在 焦 鹏 远
     的 身 旁 。 蒋 大 宾 说 :
     “ 焦 书 记 , 市 委 主 要 领 导 都 在 , 碰 到 一 起 不 容 易 , 去 S 省 交
     涉 李 浩 义 问 题 的 孙 铁 良 同 志 刚 回 来 , 有 情 况 想 汇 报 , 您 看 行
     吗 ? ”
     焦 鹏 远 皱 了 眉 头 :
     “ 在 这 种 地 方 , 阴 森 森 的 。 ”
     林 先 汉 插 话 说 :
     “ 确 实 碰 到 一 起 不 容 易 , 特 别 是 方 副 书 记 也 在 , 要 不 就 听 一
     听 ? ”
     焦 鹏 远 点 上 烟 说 :
     “ 好 吧 , 时 间 不 要 太 长 , 大 家 都 等 着 回 去 呢 。 ”
     蒋 大 宾 把 孙 铁 良 往 前 拉 了 一 步 说 :
     “ 孙 处 长 , 你 简 明 扼 要 地 汇 报 吧 。 ”
     孙 铁 良 打 开 公 文 包 的 拉 锁 , 取 出 两 分 文 件 欲 交 焦 鹏 远 , 焦 鹏
     远 摆 手 说 : “ 文 件 先 不 看 , 你 说 说 情 况 , 大 家 都 听 听 。 ”
     “ 按 蒋 局 长 的 指 示 , 我 去 了 S 省 公 安 厅 和 反 贪 局 , 也 见 了 分
     管 政 法 的 一 位 省 委 副 书 记 , 基 本 模 清 了 李 浩 义 的 一 些 情 况 。
     李 浩 义 已 经 由 拘 留 转 为 逮 捕 , 这 是 逮 捕 证 的 复 印 件 。 ”
     焦 鹏 远 的 眉 头 拧 紧 , 千 钟 的 神 色 有 些 紧 张 , 郝 相 寿 手 中 的 烟
     头 掉 在 地 上 。
     “ 李 浩 义 参 与 了 S 省 一 件 数 额 巨 大 的 非 法 集 资 , 总 数 超 过 二
     十 亿 元 。 据 公 安 厅 介 绍 , 李 浩 义 已 经 开 始 交 待 问 题 。 我 提 出
     了 是 否 可 能 把 李 浩 义 带 回 , 由 我 们 继 续 审 理 , 但 被 省 公 安 厅
     拒 绝 。 他 们 理 由 充 分 , 我 再 坚 持 也 没 用 , 就 赶 回 来 了 , 基 本
     情 况 就 是 这 些 。 S 省 公 安 厅 对 我 的 接 待 很 热 情 , 省 委 副 书 记
     还 特 意 表 示 , 希 望 我 们 给 予 配 合 , 不 要 因 此 事 影 响 兄 弟 省 市
     的 经 济 和 技 术 合 作 项 目 的 正 常 进 行 。 ”
     “ 就 这 些 ? ” 千 钟 问 。
     “ 还 有 个 情 况 , S 省 已 经 把 此 案 向 公 安 部 、 中 央 纪 律 检 查 委
     员 会 和 最 高 人 民 检 察 院 作 了 汇 报 。 ”
     焦 鹏 远 一 听 就 火 了 :
     “ 这 个 重 要 情 况 你 为 什 么 不 先 说 ? 笨 蛋 ! ”
     焦 鹏 远 气 愤 地 钻 进 汽 车 时 , 脑 袋 被 门 框 撞 了 一 下 。
     蒋 大 宜 拉 了 一 个 孙 铁 良 的 袖 子 , 示 意 他 不 要 再 说 下 去 。
     千 钟 、 郝 相 寿 各 自 上 了 自 己 车 。
     林 先 汉 拉 开 车 门 , 犹 豫 一 下 , 回 头 冲 蒋 大 宾 抬 手 。 蒋 大 宾 快
     步 走 过 来 , 林 先 汉 说 :
     “ 焦 书 记 心 烦 。 你 也 知 道 , 李 浩 义 过 去 给 他 当 过 秘 书 , 现 在
     秘 书 出 了 问 题 。 他 脾 气 不 好 , 是 可 以 理 解 的 。 你 跟 孙 铁 良 同
     志 说 , 请 他 不 要 计 较 。 另 外 , 让 孙 铁 良 写 一 份 较 详 细 的 关 于
     李 浩 义 的 材 料 , 送 给 我 。 ”
     “ 好 的 , 市 长 还 有 什 么 事 吗 ? ”
     “ 噢 , 要 是 可 能 , 你 了 解 一 下 中 纪 委 和 高 检 对 要 省 逮 捕 李 浩
     义 的 态 度 , 我 们 还 是 要 按 中 央 的 政 策 办 。 方 书 记 , 你 看 呢 ?
     ”
     方 浩 想 了 一 下 说 :
     “ 是 不 是 开 个 常 委 会 ? ”

     陈 虎 站 在 大 客 车 旁 抽 烟 , 他 看 到 了 焦 鹏 远 的 脑 袋 撞 在 门 框 上
     这 个 细 节 , 孙 铁 良 去 S 省 了 解 李 浩 义 的 情 况 , 他 事 先 知 道 ,
     他 猜 孙 铁 良 一 定 汇 报 李 浩 义 的 案 件 。
     也 许 , 盖 子 会 从 外 省 揭 开 , 他 思 索 着 上 了 大 客 车 。

     车 上 , 焦 小 玉 招 呼 他 说 :
     “ 陈 虎 同 志 , 我 给 你 留 了 位 子 。 ”
     陈 虎 见 车 上 坐 满 了 人 , 只 好 坐 在 焦 小 玉 身 边 。 焦 小 玉 轻 声 说
     :
     “ 我 不 那 么 容 易 被 甩 掉 吧 ? ”
     陈 虎 斜 了 她 一 眼 , 烦 躁 地 抽 出 一 支 烟 要 点 。 焦 小 玉 从 陈 虎 手
     中 拿 过 打 火 机 说 :
     “ 对 不 起 , 车 内 请 勿 吸 烟 。 ”

      一 名 护 士 小 姐 推 着 轮 椅 过 来 说 :
     “ 何 可 待 , 你 正 是 恢 复 期 , 不 要 走 路 太 多 , 还 是 坐 在 轮 椅 上
     吧 , 别 累 着 。 ”
     “ 谢 谢 。 ” 何 可 待 抹 了 一 把 额 头 上 的 汗 水 , “ 我 还 能 坚 持 。
     ”
     “ 那 好 , 我 把 轮 椅 放 在 这 里 , 你 累 了 就 坐 上 地 去 。 一 会 儿 该
     吃 药 了 。 ”
     “ 谢 谢 。 ”
     何 可 待 陷 入 了 沉 思 。 他 怎 么 也 想 不 明 白 , 为 什 么 他 会 从 马 背
     上 摔 下 来 。
     惊 马 的 场 面 又 一 次 浮 现 在 他 眼 前 : 一 匹 惊 马 从 他 眼 前 奔 过 ,
     他 的 枣 红 马 受 惊 狂 奔 , 他 从 马 背 上 倒 挂 悬 垂 , 怎 么 用 力 靴 子
     也 不 能 从 马 蹬 上 抽 出 … …
     蒋 月 秀 穿 着 长 裙 , 手 里 捧 着 一 束 鲜 花 走 过 来 , 老 远 就 叫 道 :
     “ 可 待 ! 可 待 ! ”
     蒋 月 秀 来 到 他 面 前 , 送 上 鲜 花 说 :
     “ 喏 , 祝 你 早 日 恢 复 健 康 , 你 终 于 能 走 路 啦 ! ”
     “ 稀 客 , 稀 客 。 ” 何 可 待 冷 冷 地 说 。
     “ 你 别 没 良 心 , 人 家 公 司 的 事 忙 嘛 ! 我 正 在 组 一 个 团 去 美 国
     , 抽 不 出 空 儿 。 ”
     “ 你 又 做 上 贩 卖 人 口 的 生 意 啦 ? ”
     “ 我 推 着 你 吧 。 ”
     何 可 待 坐 在 轮 椅 上 说 :
     “ 那 我 就 享 受 享 受 。 生 意 怎 么 样 ? ”
     蒋 月 秀 推 着 轮 椅 说 :
     “ 还 成 。 那 些 不 大 不 小 的 大 款 , 恐 怕 将 来 政 策 有 变 , 保 不 住
     他 们 的 财 产 , 就 想 到 国 外 去 换 个 身 份 , 回 来 不 就 成 了 外 商 了
     嘛 ! 三 万 美 金 一 个 , 交 钱 我 就 给 他 们 弄 个 L — 1 签 证 。 美 国 咱
     们 有 人 , 这 边 护 照 还 不 是 我 一 句 话 。 这 一 批 走 23 个 。 ”
     “ 这 个 生 意 倒 是 比 捞 人 好 多 了 。 我 上 次 说 的 那 两 个 人 , 捞 出
     来 没 有 ? ”
     “ 没 立 案 那 个 , 捞 出 来 。 你 不 知 道 ? ”
     “ 我 住 在 医 院 里 怎 么 知 道 。 ”
     “ 立 了 案 的 那 个 , 还 有 点 麻 , 看 看 再 说 吧 。 李 浩 义 被 S 省 公
     安 厅 逮 捕 后 , 大 家 都 挺 紧 张 的 , 小 心 点 好 。 ”
     何 可 待 扭 回 头 说 :
     “ 李 浩 义 正 式 逮 捕 吗 ? ”
     “ 是 呀 , 贪 污 罪 、 受 贿 罪 , 谁 知 道 他 还 有 什 么 别 的 罪 。 我 爸
     爸 说 , 焦 伯 伯 特 生 气 , 脑 袋 在 汽 车 上 撞 了 个 大 包 呢 ! ”
     “ 这 下 子 , 市 委 就 热 闹 啦 ! 就 停 在 这 儿 , 我 们 到 椅 子 上 坐 会
     儿 。 ”
     蒋 月 秀 摸 着 何 可 待 的 脑 门 说 :
     “ 见 不 到 你 , 我 还 真 够 寂 寞 的 。 ”
     说 着 , 她 深 情 地 吻 何 可 待 。
     “ 这 是 医 院 , ” 何 可 待 轻 轻 推 开 她 , “ 月 秀 , 你 不 觉 得 我 从
     马 背 上 掉 下 来 , 有 点 奇 怪 ? ”
     “ 这 有 什 么 奇 怪 的 , 又 不 是 你 一 个 从 马 背 下 掉 下 来 , 就 是 你
     倒 霉 , 摔 得 比 人 别 人 惨 。 ”
     何 可 待 深 思 地 说 :
     “ 要 不 是 我 学 过 散 打 武 术 , 那 天 非 死 不 可 。 按 常 理 , 人 落 下
     马 , 靴 子 会 顺 势 从 马 蹬 脱 离 , 人 也 就 不 会 有 太 大 的 危 险 。 但
     那 天 , 我 一 只 脚 出 来 了 。 另 一 只 脚 却 像 被 吸 住 了 似 的 , 怎 么
     也 出 不 来 。 这 是 不 是 有 点 怪 ? ”
     “ 嗨 , ” 蒋 月 秀 不 以 为 然 地 摇 摇 头 , “ 嗨 , 那 些 马 没 经 过 
     服 , 也 是 你 们 何 家 门 倒 霉 呗 , 你 爸 爸 死 了 , 你 又 从 马 背 上 差
     点 摔 死 。 别 瞎 想 了 , 你 不 是 快 好 了 吗 , 这 叫 大 难 不 死 , 必 有
     后 福 ! ”
     何 可 待 从 长 椅 上 站 起 来 , 拄 着 拐 杖 , 砍 断 了 一 条 花 梗 , 狠 狠
     地 说 :
     “ 绝 不 会 这 么 简 单 。 是 有 人 对 我 下 毒 手 , 我 非 得 弄 得 明 白 !
     ”
     “ 那 会 有 谁 ? ” 蒋 月 秀 眨 着 眼 睛 问 。
     “ 不 知 道 , 但 我 会 知 道 的 ! 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