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第四章

市府领导的情人宋慧慧
        市委书记焦鹏远幽会女记者宋慧慧,谈到何副市长的性变态

      焦鹏远(按:即陈希同)的加长“奥迪”朝西郊湖滨小区驶去。
      陈虎找到了甚么证据?听周森林说陈虎在勘查现场上又发现了一粒子弹壳
,难道真是谋杀?陈虎的翻车、陶素玲的死,到底是谁造成的?焦鹏远烦躁地点
上一支烟想。如果是谋杀,那么案情就更加复杂化。李浩义(按:即李其炎秘书
李敏)会交待出甚么问题?有哪些会牵涉到我呢?他毕竟给我当过两年秘书啊,
真是越渴越吃盐。林先汉应该与我同舟共济,没有我他能当上市长?!但林先汉
路千锺说的那番“不是独立王国”的话,分明是冲著我来的,真是人心难测。只
是当想到就要和宋慧慧度过几个小时,他忧郁的心情才略有好转。
      奥迪在一幢楼前停好,看著门口那辆红色保时捷,他知道宋慧慧在等他。
打发走了司机,他上了三楼,轻轻敲门。
      一双手把他拉进去。
      宋慧慧披著粉色睡袍,刚出浴,头发还湿著,她娇嗔地说:  
      “书记大人,您总算露面了。”
      宋慧慧给焦鹏远摘下礼帽,从鼻梁上取下墨镜,又帮他脱下大衣。
      “这阵子忙得喘不出气。窝心的事一件接著一件。”
      宋慧慧扶焦鹏远半躺在双人大床上,给他解开鞋带,脱下皮鞋。
      “还是玛爹利?”
      焦鹏远点点头。宋慧慧从酒柜拿出一瓶开过瓶的玛爹利,倒了两个半杯。
她坐在床上,偎依在焦鹏远身帝,递过一只酒杯。
      “来,为你健康。”
      焦鹏远把酒杯放在茶几上,凝视著宋慧慧不语。
      “这么瞅著我干吗?半个月没见,我丑了?”
      “慧慧,”焦鹏远抚弄著宋慧慧的头发,“你成了李师师啦!”
      “焦书记,您这是甚么意思?”
      “明摆著嘛!李师师又跟皇帝睡,又跟宰相睡。你和何副市长(按:何启
章,即王宝森)有一腿,我才知道。”
      “这是造谣,”宋慧慧跳下床,“人死了,泼甚么脏水,死人也不能说话
。脏水泼到我身上,我不干,我还活著,我能说话!”
      “别激动。你了解我,没证据我是不说话的。慧慧,你告诉我,何副市长
是不是为了你才自杀?”
      “不可能。别说为了我,为他的老娘,他也不会自杀。何副市长根本就不
是自杀,他答应第二天来录节目,还要带我到无锡去玩,怎么会突然自杀?说不
是被谁打死的呢!”
      焦鹏远掏出烟,宋慧慧把烟抢过来。
      “你不说清楚,不让你抽。”
      “你让我说清楚?我正要弄清楚呢?”
      “当然啦!凭甚么我要背黑锅,好像是我害了何副市长!”
      “那好吧。”
      焦鹏远从大衣兜里掏出一盒录像带。
      “你把它插进去,自己看吧。”
      宋慧慧接过录像带,插进录像机的进带口。电视屏幕出现了何启章和宋慧
慧全裸在床上做爱的镜头,伴有两个人的对话和呻吟声。
      宋慧慧惊呆了,焦鹏远在床上冷笑。
      “慧慧你到上面来,我喜欢你在上面。”
      “美的你,你又想舒服又想省劲。”
      “你这个小妖精……”
      宋慧慧猛地关上录像机,电视屏幕上闪动著白色的斑点。
      焦鹏远冷笑说:
      “这回,你满意啦。”
      宋慧慧瘫在地毯上,面色苍白,喃喃地说: “你怎么搞到的?怎么
会有这东西!” 
      “哼!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何况现在科学技术这么发达。”
      “怎么会有这个……怎么会有这个……”
      宋慧慧的意识陷入突然的强烈刺激引发的错乱。突然,她疯了似地爬起来
,退出录像带要撕。
      “没用的,这是复制的,原版带也不在我手里。” 
      宋慧慧趴在床上伤心地哭泣。
      “放心吧,”焦鹏远抚摸宋慧慧的背后,“原版带虽然不在我手里,但我
能控制住。这件事,我会替你保密,但你背著我和何启章鬼混,实在是你对不起
我。”
      “我没办法。他纠缠我,我不能得罪他,我不爱他,我心里只有你。”
      “何启章提出过要和你结婚吗?”
      “他才不会这样想呢,他一心只想徇的前程,对我不过玩玩罢了。他还有
别的女人,一个香港明星,他不像你对我这么专一。焦书记,你能理解我的苦衷
吗?”
      焦鹏远长吁一口气说:
      “我能理解你,但谁能理解我呀。最近我承受的压力特别大,那么多立交
桥摆在马路上,还不都是我没日没夜干出来的。可有些人就是不愿意承认这一切
,抓住鸡毛蒜皮小事作文章,上中央告我的状。我怕谁,老子谁也不怕,说空话
、说大话、说套话的,敢拉出来和我遛遛,看谁的实际工作干得多?我房子住大
些、住好些,有甚么大不了,不看看我给老百姓盖了多少房子?几个小区都是全
国的样板嘛!何启章出点问题就是我的错么?林彪还是毛主席选定的接班人呢!
唉!”
      “别生气,走,好好洗个澡,我给你搓背去,好好放松放松。”
      宋慧慧给焦鹏远脱去外衣外裤,把他推进卫生间。她靠在门上说:
      “搓背时叫我。”
      宋慧慧把录像带插进录像机,她要看看究竟录下的是甚么。
      电视机传出她和何启章快乐的呻吟声。
      宋慧慧双手捂住了羞红发烧的脸:能查到我头上吗?她想。

      何启章(按:即王宝森)驾驶一辆崭新的保时捷朝湖畔驶去,宋慧慧坐在
他旁边。
      “这辆车真漂亮!”
      “没有你漂亮,它再漂亮也不过是冷漠的冈铁之躯,你温暖、芳香,你才
是我的保时捷。是不是,慧慧?”
      “我?你有几辆保时捷?”
      “就这一辆呀。”
      “我说温暖、芳香的保时捷。”
      “吃醋了?你吃醋的样子最招人疼。慧慧,今天是你的生日吧?”
      “多谢你还记著。”
      “这辆车气喜欢吗?”
      “当然喜欢,八十多万吧?”
      “喜欢就送给给你,生日礼物。”
      何启章刹车,与宋慧慧对换座位。他在挤过去时抱住了宋慧慧亲吻。
      宋慧慧推开他说:“这是公路上,小心警察。”
      “警察算老几,交警要钱也得我批。他们敢得罪我这个财神爷?”
      宋慧慧坐到了驾驶座。她发动了引擎,汽车箭似地飞出。开快车,是她最
大的刺激。
      何启章摸著宋慧慧的大腿说:
      “你配得上这辆车。”
      “车哪儿来的?”
      “一个公司进的贡。我给他们搞了六千万货款。”
      “哎,当官是好,保时捷要买,谁买得起!”
      “当官也没你好呀,要费脑筋,要担风险。你呢,靠上我,不就全有啦!
”
      “谢谢你,我的市长。”
      红色的保时捷在十字路口红灯停下。一名交警走过来,敲车窗:
      “驾照!”
      宋慧慧要掏驾照,被何启章拦住。他扭头对交警说:
      “有甚么事?”
      “你们超速行驶,把驾照拿出来。”
      后面赶来一辆交警巡逻车,下来两名警官,其中一名手里拿著对讲机。
      交警向警官敬礼报告:
      “报告,保时捷拦住了。他们态度很不好。”
      警官拉开车门,大声说:
      “下车,把车开到边上来。”
      另一名警官认出是何市长,急忙上前道歉说:
      “没事了,走吧,走吧,对不起。”
      何启章朝宋慧慧努努嘴。宋慧慧一踩油门,飞快地窜出。
      “你怎么让他们走了?至少也得扣本子!”
      “扣本子?扣了本子,是你给市政府送去,还是我给市政府送去?车里是
何启章副市长,你们没长眼睛?”
      “合著咱们也就是挤兑挤兑平头百姓,真没劲。”
      红色保时捷刹住了车。
      “还是我开吧,你不认识路。”
      何启章贴著宋慧慧肚皮蹭过,宋慧慧掐著何启章大腿说:
      “你压疼我啦,该死的。”
      “陷害首长是不是?”
      “首长?在我这儿你是马掌。”
      何启章坐到驾驶座上,熟练地操纵方向盘。红色保时捷驶入湖畔高级商单
楼小区。
      宋慧慧往窗外看,一幢幢豪华住宅依湖傍水非常漂亮。
      “这是甚么地方?”
      “亏你还是新闻记者,连这里都不知道,湖滨小区,千助理亲自抓的项目
,每平米一万二千元呢!”
      “这辈子,我们拿工薪的也甭想惦记它了。”
      “那倒是,全是大款。不过,有三十六个单元是我的。”
      “你的?你哪有这么多钱?”
      “不该打听的别打听。别的地方还有我六十个单元。”
      “你住得过来吗?”
      “我还嫌不够用呢,驾不住铁哥儿们多。宋江为甚么能成事?王伦为甚么
不行?王伦心狭量窄,不能容人。宋江的政策是仗义疏财,所以终成霸业。我当
上副市长,不能忘了朋友,房子是我给朋友预备的。朋友多,当然房子也得多。
”
      保时捷停在一幢欧式楼前。何启章下车,绕到另一个车门,打开,请宋慧
慧下车。
      他们进了楼门,来到三层。何启章拿出钥匙,打开门。
      “请进,我的小姐。”
      这是四间一厅,顶子有灯池,四壁贴壁布,雕花木门,大理石地面,还没
有家具。
      “真漂亮!”
      何启章带宋慧慧一间间欣赏。
      “漂亮极啦!正局级的标准吧?”
      “至少是正局级吧。不过,正局级也没有大理石地面。这不是壁纸,是壁
布。”
      “这是你的?”
      “不,这是你的。”
      “我的!”
      宋慧慧瞪大眼睛,诧异的神色逗得何启章很开心。
      “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,与保时捷配套。”
      “真的?”
      “不就是一套四居室吗?还骗你。”
      宋慧慧双手允住了何启章的脖子,满目含情地说:
      “亲爱的,你真好!”
      充满诱惑力的吻,她送到了何启章的嘴里。
      “房子是你的,住房证、房契,我都能给你办好,滴水不漏。但有一个条
件……”  
      “甚么条件我都答应你。”
      “不许你家那个缩头乌黾踏进这房子半步。家具我给你配齐,你选定了样
子,别的不用管。这房子,只属于你和我的。”
      “我答应你。我也没打算让他知道。”  
      “好乖。还有,焦老爷子那里,需要你给句话的时候,你不会推辞吧?”

      “别抬举我了。谁不知道你是老爷子一手提拔起来的,两人穿一条裤子还
嫌肥,还用得我给你说话。”
      “也不尽然。有些话,枕边风更灵。”
      宋慧慧从何启章怀里挣脱出来,娇嗔说道:“你这是甚么话,好像我和老
爷子有一腿似的!”
      “不是有一腿,是有两腿。我早就知道,我不计较,而且要你对老爷子再
好点。不过,咱们的事,最好别让他知道。你要是带老爷子来这里,事先『扣』
我一下,别撞上就行了。一仆二主,你也演一回
哥尔多尼。”
      宋慧慧抱住何启章,轻轻地说:
      “启章,你真是一个宋江。”
      何启章双手掐住宋慧慧的细长脖子,笑著说:“宋江是宋江,不过宋江也
怒杀阎婆惜呢!”
      “你……”宋慧慧的脸憋红了,但挣脱不开,“你要干甚么……”
      何启章掐著宋慧慧的脖子,把她压倒在大理石地面上。他扯下自
己的领带,把宋慧慧双手反绑在背后。
      “床上玩腻了,咱们来个新鲜的!”
      他一把扯开宋慧慧的外衣,又解开她的裤扣,扔掉高跟鞋,扯下裤子。
      “启章!启章!你要干甚么!”
      “保时捷!四居室!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,二百多万呢!不付出点代
价,能符合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吗!今天咱们来个剌激的!”
      宋慧慧惊恐得脸变了形,她大声叫嚷:“你性变态!虐待狂!我不要你的
车,不要你的房子,让我走!”
      何启章脱下西服当鞭子,抽打躺在大理石地面的宋慧慧,边抽边骂:
      “你这个婊子!凭甚么你一子下拿到二百万!不就凭你是个美人嘛!婊子
!臭婊子!”
      何启章越抽越兴奋。
      宋慧慧痛苦地滚动。
      宋慧慧半躺在双人床上默默地流泪。这所四居室留给她痛苦的回忆想起来
就伤心。
      焦鹏远下身围著白色浴巾,趿著拖鞋,从卫生间探出头说:
      “慧慧,给我搓背。”
      宋慧慧操起毛巾,擦乾泪水,进了卫生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