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第二章

地平线饭店,威风凛凛的总裁车队——焦东方告诉父亲焦鹏远,他有何启章与宋
慧慧做爱的录像带——饭店的神秘来客——千里诱捕外协办李浩义——电视台记
者宋慧慧向陈虎提供新情况——陈虎重新勘查出事现场——陶素玲在灌木丛中找
到了子弹壳

1

      地平线饭店高大的身影成了东郊的标志,它与东郊饭店肩并肩站立,像两
柄长剑直插天空。两所饭店道路相通,往来汽车从这个饭店进入,从那个饭店穿
出。1985年破土的地平线饭店原是东郊饭店为改善硬件环境的附属建筑,1~
987年建成后却莫名其妙地独立出去,成为五星级的地平线饭店。东郊饭店只好
仍屈尊四星级。三辆黑色的奔驰560从东郊的东大门缓缓驶入,穿越楼群林
立的东郊饭店, 停在地平线饭店的西大门主楼前。
      门卫急步上前,打开第一道奔驰车门,下来两个身高一米八的青年男子,
他们全穿着黑大衣,围着白真丝围巾,戴着美国将军麦克阿瑟式的墨镜,前面的
手持对讲机,后面的拿着大哥大。他们是主人的护卫。
      持对讲机的护卫打开第二辆奔驰的车门,把手挡在门檐上,一名三十出头
穿白风衣、围红纱巾、戴水晶墨镜的男人下了车。他是地平线饭店的董事长,中
方总裁焦东方,市委书记焦鹏远的小儿子。
      门卫打开第三辆奔驰车门,下来两名身高一米七以上的漂亮女人,手持公
文包,穿红色风衣戴墨镜的女人留着披肩,她是焦东方的机要秘书沙莉。穿意
大利黑色夹克、皮短裙的是焦东方的贴身保镖朱妮。朱妮留着男式分头,胸脯很
高,别看她身材纤细,却曾获得全国女子散打第三名。
      两名男护卫在前开路,焦东方夹在中间,两名女人断后,一行五人气宇轩
昂地进了饭店正门,直上自动扶梯。
      他们在二楼下了自动扶梯后,换乘只供总裁使用的高速电梯,到了饭店最
高层。出电梯后,直奔总裁办公室。
      两名男护卫没有进入总裁办公室,他们一左一右守在办公室门外。这是一
条“旅客和饭店工作人员不得入内”的封闭式走廊,他们的职责是守候在外面。

      两名女人跟着总裁进入相当于总统套间规模的办公室。贴身待卫朱妮留在
一层,机要秘书沙莉随总裁登上室内楼梯,进入二层。
      焦东方坐在老板椅上。这是一把从日本进口的椅子,价值20万,是一
部桑塔纳的价钱。
      “给老头子拨电话。”
      “OK。”
      “沙莉坐在老板桌对面的椅子上拨电话:“找焦书记,我是地平线饭店…
…焦伯伯吗,我是沙莉,东方跟您说话。”
      “焦东方接过话筒:“爸爸,讨论结果怎么样?我是指何叔叔的事。
”
      “初步认定是自杀,但自杀的动机尚不清楚。”
      “那有什么不清楚的,可能是感情危机,他跟宋慧慧打得火热,爱得死去
活不,但宋慧慧离不了婚,何叔叔家后院起火,一时想不开,走了绝路呗。”
      “你说的,你根据吗?”
      “当然有,我有何叔叔和宋慧慧床上戏的全部镜头,热闹极了。”
      “你怎么会有?”
      “你说的,有根据吗?”
      “当然有,我有何叔叔和宋慧慧床上戏的全部镜头,热闹极了。”
      “你怎么会有?”
      “那您就别管了,反正我有。不过,我现在还不能出示这些证据,给何叔
叔留点面子,你知道就行了,先不要说出去。”
      “东方,反腐败来势凶猛,中央很重视何启章的案子,我不希望你出什么
事。”
      “放心吧,爸爸,我奉公守法,能出什么事。”
      “你还是小心点吧,你进进出出三辆奔驰,我听说有时候还警车开道,招
摇过市,出那个风间有什么用。”
      “好吧,我注意。爸爸,你也小心点,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何况阴谋诡
计,我担心有人打您的主意,最近我看新闻联播里很少出现您的镜头。”
      “天天出场的,也不见得日子就比我好过。没什么事,就这样吧。”
      “有件事。香港投资考察团已经到了,他们希望您能接见他们,特别是姓
王的那家伙,上次您接见了他,电视新闻一播,他公司的股票立刻就上去了两个
点。”
      “嗯,我知道了。你找千伯伯,让他安排吧。”
      “谢谢爸爸。拜拜。”
      焦东方放下电话,吹了声口哨说:“找千钟。”
      沙莉拨电话:“千伯伯,我是沙莉,东方跟您讲话。”
      焦东方接过电话:“千伯伯,澳大利亚鲍鱼到了,个特大,您什么时候来
吃呀?”
      “这两天太忙。”
      “这是专门给您空运来的,国宾我都没给上,给您留着呢!”
      “谢谢,改日吧。”
      “千伯伯,五彩广场的批文,手续全齐了吧,港方等得不耐烦啦。”
      “我签了,林市长也签了,就看港方的了。他们第一笔开发资金一到,就
可以举行新闻发会。这件事情太大,不会出什么闪失吧?”
      “您放心吧。您大笔一挥,万事大吉。”
      “拆迁的事,不太容易办。”
      “听剌剌蛄叫,还不种地了呢。当年改造旧城,拆城墙,拆牌楼,不是不
少遗老遗少哭天抹泪,结果毛主席一声令下,还不是拆个无影无踪。话说回来,
您这个主管城建的市长助理不好当哟!”
      “哎,都看见贼吃肉,没看见贼挨打。不说这些了,还有别的事吗?~
”
      “噢,有件事。香港投资考察团希望市政府领导接见他们半小时,发电视
新闻。老头子说请您安排。”
    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      “谢谢千伯伯,拜拜。”
      焦东方放下电话,又吹了一声口哨。

2
    与此同时,在地平线饭店的一个高级套间里,三名中年男人和一名二十几岁
的小姐焦灼不安地等待着来客。
      这四个人是饭店的不速之客。在大堂登记用的是蓝天投资公司名义,出示
的身分证是经过技术处理的。
      一个谢了顶的男人不停地吸烟。
      坐在沙发上的削瘦男人目光机警地撩开窗帘往外看,能看到下面的停车场
 。他看看手表,问谢顶男人:“老王,李主任能来吗?”
      “能来吧,我想能来。每次与他接头,都在这个饭店,这里是他们一个窝
,不会引起他的怀疑。”
      守在电话旁的男人肥胖,一看就是生意人,绿宝石戒指闪闪发亮。他说:
“老王,李主任来了后你不要慌,照我们安排好的去做。这是你立功赎罪
的机会。”
      “我明白,我明白。”
      电话铃响起来了,胖子示意后,老王接电话:“找谁呀?”
      “王经理在吗?”
      “我就是老王,李主任吧?”
      “是我。你那里没有什么情况吧?”
      “没有,等着你呢,都带来了,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
      “我在大堂,这就上去 。”
      “好,老地方。”
      老王放下电话说:“他这就上来。”
      “照计划行动。”肥胖男人发出命令。
      敲门声,小姐去开门,王经理迎上去。
      来人四十七八岁,方脸盘,目光机警,普普通通的灰西装。他是市对外协
作办公室主任。
      “李主任,请进。”
      小姐轻轻关严门。
      胖子谦卑地点头哈腰,一派见了大人物的商人习气:“李主任,请坐。”

      “我来介绍,”吴经理先介绍胖子,“葛辉,我们老板的小舅子,公司财
务部主任,这位是李浩义主任。”
      胖子双手递上名片说:“以后请李主任多多关照哩!”
      李浩义看了看名片说:“你们财务部主任不是老赵吗?”
      吴经理笑着说:“李主任真是好记性,老赵现在是副总啦。这位孙先生是
公司保卫部的,这次是专门押钱来的。这位田小姐是我们省里的一枝花,专程来
侍候您老人家的。”
      田小姐搀扶李浩义的胳膊,坐在沙发上,她坐在沙发扶手上,抱住李浩义
的肩膀,典型的妓女作秀。
      她操着吴侬软语,款款说道:“李主任,耐倒直头来得早笃,区得倪呒拨
客人!”
      李浩义轻轻拍拍她大腿,说:“别跟我来这套。这不是你们南边,小心我
给你送局子里去。”
      王经理陪笑道:“李主任,咱们里屋谈吧。”
      “好吧。”
      王经理把李浩义让进里套间,关严门。
      李浩义说:“那两个人可靠吗?以前没见过。”
      “可靠。再说他们并不知道细情。钱在我这儿呢,老规矩,除了你我, ~
别人不在场。”
      “你们带个妓女来干什么,多事。”
      “给您老解闷,她更是什么也不知道。老板来时,一再嘱咐我,一定要把
钱亲自交到您手里。带这么多钱怕路上不安全,所以才多来了几个人。不过,他
们都不知道我把钱给您。”
      王经理从壁橱里取出一个密码箱,调好数字,箱盖自动打开,满满的崭新
的人民币百元钞。
      “这是一半,另一半放在古城饭店。您老要是着急,一会过去取。要不急
,过两天我给您送府上去。”
      李浩义想了想说:“那好,我打个电话,咱们这就过去取。”
      “我看您老就先别打电话了,谁也不知道您上这里来,安全第一呀!~
”
      “在我的地面上,还能出什么事,不打就不打,我们这就走吧。最好咱俩
去,他们就不要跟着了吧。”
      “那不太好吧,两箱钱,出点事,我跟老板没法儿交待。您老要是不要现
金,那就省事多啦。我看还是一块去,到了古城饭店,我就把他们打发走。”
       “也好。”
      “这箱子还是给您提着。”
      出了套间,王经理说:“走,咱们吃饭去。”
      四男一女乘电梯来到大堂,往门口走。
      “李浩义!李主任!”
      肥胖子吃了一惊。李浩义站住了,回头看。
      焦东方快步走过来。李浩义赶紧回走,拉住焦东方的手说:“焦总,好几
天没见 ,越发神采飞扬啦!”
      “李叔,你上我这一亩三分地来,怎么也不上我这儿喝杯茶?”

3
       陈虎开车到市电视台。他特别喜欢驾驶这辆白色的2020吉普,他说
这辆车的性络和自己一样。
      总编室王主任不冷不热的接待了他:
      “对不起,陈处长。我们愿意配合你们的工作。但你知道市电视台的顶头
上司是市广播事业局,再往上是市委宣传部、市委。你要有市委的介绍信,我们
才能提供你要的何副市长的资料。仅凭你们检察院的介绍信,直接对我们,不太
合适。”
      “前两天,你答应过我。”
      “市委有新的指示,关于市领导的所有新闻资料,要调用都需要市委批准
。”
      陈虎明显感到,调查何启章的阻力开始增大了。他离开总编室,在演播厅
外面走廊里遇到宋慧慧。
      他一眼就看出她眼睛里隐含着深深的忧郁。
      “宋慧慧同志。”
      “你叫我?你是谁?”
      “我叫陈虎,是反贪局的。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?”
      宋慧慧略一犹豫说:
      “好的,到我的办公室来吧。”
      宋慧慧的办公室非常整洁,一尘不染。靠墙的书柜里摆放着她得到的奖杯
。
      陈虎注意到办公桌上有样多余的东西,一瓶黑方和一个酒杯。工作时间不
能喝酒,她在麻醉自己,陈虎想。
      “有什么事,请说吧,二十分钟后,我还要录节目。”
      “你别紧张,我能抽烟吗?”
      “可以。抽我的吧。”
      宋慧慧递给陈虎一支圣罗兰。
      “谢谢。你认识何启章吗?”
      “检察官同志,你这是明知故问。他是常务副市长,工作中我们有许多接
触。我可以问你一个不礼貌的问题吗?”
      陈虎手指轻轻摸着脸上的刀疤说:
      “我知道,你想问我,这刀疤是怎么来的,对不对?”
      宋慧慧莞尔一笑:
      “你真聪明。”
      “像你的奖杯一样,这是我的奖杯,不过没摆对地方。”
      “你们的工作很危险吧?”
      “不比你这行危险,人怕出名猪怕壮。你是明星,我是无名之辈。明星的
日子有很多难处吧?”
      “是呀,我上街老怕人认出来,像小偷似的,特紧张。”
      陈虎话锋一转,突然发问:
      “你最后一次见何副市长,是什么时候?”
      “5月2号晚上,他到我们演播厅来录制‘城市文化’专栏节目,
我主持,他是嘉宾,还有两位来宾。原计划节目一次录完,但在夜里十点多的时
候,何市长到走廊去接一个电话,我们等了他很长时间……”
      这时,王庆升主任推门进来,他见到陈虎,故作一怔,其实他是尾随而来
。
      “陈处长,你还没走?”
      “噢,王主任,我和慧慧随便聊聊。”
      “慧慧,上我的办公室来一趟,有个项目,要你参与策划。”      ~
宋慧慧点点头。
      “陈处长,你呆着。慧慧,快点。”
      王庆升关门离去。宋慧慧疑惑地问:
      “你是专门找王主任来的?”
      “对,有件事请他协助。不瞒你,是为了调查何副市长的死因。也希望你
能协助我们。何副市长年富力强,突然死了,太可惜。 请你接着说下去。
我们要对一个干部的政治生命负责任。你说是不?”
      宋慧慧的眼圈潮红,她克制住自己,用平静的口气说:
      “我到走廊上,看见何副市长和一个男人并肩往门外走,由于是背影,那
个人长什么样我没看见。我叫了他一句,何副市长站住,见是我,回头朝我走来
说:‘对不起,慧慧,今天怕是录不成,我有急事要办。 明天晚上我一定
来补录,行不行?’我说,‘那么难抓,今天放你走了,谁知你明天来不来
?’他说,‘放心吧,明天我就是中央让我去开会,我都不去,肯定给你当嘉宾
,’我只好放走了。”
      “当时是几点?”
      “我当时看了看手表,是10点40分。”
      “和何副市长一起走的那个人,你看清是谁了吗?”
      “没有。何副市长和我说话时,那个人继续住外走,始终没有回过头来。
何副市长跟我连手都没握,匆匆追那个人去了。没想到,第二天他竟然突然自杀
了。”
      “你怎么知道他是自杀?”
      “连满大街的面的司机都知道他开枪自杀,我怎么会不知道?”
      “具体你是哪一天知道的呢?”
      “第二天下午,我打电话到他办公室,秘书说他不在。我又打他的大哥大
,没有开机,呼他,也没回电话。到了晚上,仍然如此,只好把补录的节目取消
。又隔了一天,我才在食堂吃饭的时候,听同事们议论说,何副市长自杀了。”

      “慧慧,你在工作上与何副市长接触较多,你平时见他带过手枪吗?~
”
      “从来没有见过。我想问问你,何市长有权私人带枪吗?”
      “这要看具体情况而定。”
      王庆升又回来,推开门,站在门外说:
      “慧慧,好几个人等着你呢!”
      陈虎站起来,与宋慧慧握手告别说:
      “谢谢你,不耽误你宝贵时间了,再见。”